請先綁定手機號

位置:首頁 >原鄉

天高任鳥飛

大千世界,無奇不有。

住在高層,感覺奇特:雷雨天,響雷常在頭上滾動;地震波及,很有點悸動心扉;夏天比低層更熱,冬天明顯更冷……

有一天,當突然發現身邊有鳥兒陪伴時,那份驚喜無法言喻。

不敢相信,卻是真的。

一時間,感覺像在飛。

(一)

最初發現身邊有鳥兒,是去年初春。

那時剛退休不久,正在適應閑生活。有天上午,我坐在靠窗的沙發上看書,似乎聽到身邊有鳥叫聲。

聲音短暫、清脆,不是自己熟悉的畫眉、鸚鵡之類的叫聲。四周到處都看了,就是找不到鳥兒到底在哪里。

關鍵是不叫了。

難道是“過路客”?

在小區居住了幾年,很少見到能夠在27樓以上停留的鳥兒——或許只是偶然飛過,或許是自己聽錯了?

這一插曲,令我開心。

不再操心鳥究竟在哪里,高空這天然的輕音樂很提神。

次日下午,清脆的鳥叫聲再次傳來,確定在客廳那邊。

正練習平板支撐的我翻身爬起,透過紗窗仔細端詳——兩三米開外,26樓空調外機上,一只小鳥正在梳理翅膀。

不敢驚動,怕它飛走。

莫非它就住在那里?!

好奇心驅使我觀察了好幾天,終于發現小鳥藏在空調外機后面,但在客廳無法看得更清楚。

偏偏神龍見首不見尾。清晨或傍晚難得一見,但中午則從沒見過。

有天物管送水,我詢問憨厚的小伙子,方知樓下鄰居早就去三亞了。

不由心頭一沉。

我一邊感慨它為什么不在小區的樹上做窩,一邊慶幸有緣才能看到這奇特的景象。

又觀察,它有伴——一只略大、花紋更鮮艷的小鳥。然而,常見的是其貌不揚的那只鳥兒。

畢竟有自己的安排,便把小鳥當成晨練時的監督者、黃昏散步的提醒者,也是一種樂趣。

春暖花開,春光明媚。

鳥兒早已被春色取代。

有天中午坐窗前曬太陽,突然聽到熟悉而又不一樣的聲音,那么輕微,那么弱小。

難道它們已經在高空生兒育女?這足以讓我重新開始關注它們的動態。

要想看到剛出生的小小鳥非常困難,需要有毅力和運氣。盡管我常做無用功,但仍被那若即若離微弱的聲音誘惑,不能自已。

畢竟,它就在身邊。

幾天之后,我透過紗窗發現一只搖搖晃晃的小小鳥在空調外機下面——可惜只有這個“獨生子”。

或許是太高,或許是害怕,小小鳥很少出來蹓跶,甚至連叫聲也很少。唯有在天高云淡的正午,運氣好的話可見它蹲在那兒沐浴陽光打瞌睡。

心情雖好仍擔心。

有天在窗前曬太陽,一睜眼看到樓下窗戶打開了,有人正在打掃清潔衛生。

頓時心情沉重起來:小鳥棲息地靠近窗戶,主人回家肯定會影響它們的生存。

小鳥不見了,帶走了“輕音樂”。

難道風景線就這樣消失了?!

樓下住著兩位老人,其中老爺子常在窗前抽煙,咳嗽聲樓上都聽得清清楚楚——小鳥肯定會受到驚嚇。

幾天后,正在午休的我似乎聽到了什么,猜測是不是小鳥回來了。

即去客廳看個究竟。

但見小鳥急促地朝小小鳥尖叫著,又幾次示范飛出去。小小鳥有點膽怯有點猶豫,最終還是跟著勇敢地撲了出去。

我被驚得目瞪口呆。

它會不會被摔死?!

再睡睡不著,干脆下樓去草坪上尋找。在附近找遍了,沒有小小鳥的蹤跡。

連續幾天,心情不爽。

期盼小小鳥平安無事。

遺憾沒有相機,手機沒拍成功。更遺憾網上查詢以及詢問喜歡拍鳥的朋友,均未獲知這種小鳥的名字。

無比郁悶。

直覺安慰我:它們還在飛。

(二)

今年夏天,我又發現身邊有鳥兒。

入夏以來,始終覺得身邊有什么動靜。停下來,仔細聽,沒聲音,似乎突然又消失了。

是幻覺?想多了?

但那種感覺還在。

有一天午休正打盹,聽到“咕咕咕,咕咕咕”的聲音,以為是在做夢——突然反應過來,這是鴿子的叫聲。

翻身下床,尋著聲音去找。

位置剛好與去年春天發現的小鳥的位置相反:在次臥、廚房和客廳邊的洗手間聽得到聲音,但就是看不到鴿子。

甚至連落腳的地方都與小鳥相似。取消午休,悄悄在房間里觀察后,確定鴿子在洗手間后面欄桿落腳。

心頭不由得一陣竊喜:走了小鳥,又來鴿子,且距離越來越近了。

失之東隅,收之桑榆——生活真是豐富多彩,一不小心又有收獲。

一時間,偷著樂。

常有沖動,想悄悄看它們在不在;感覺良好,“高處不勝寒”只是笑話。

經驗提醒我,不能驚動它。

果然,在第二天、第三天、一周之后,鴿子的嘀咕聲消失了。

只是不再惦記的時候,隔三差五又能聽到鴿子扇翅膀的聲音。

波瀾不驚,來去匆匆。

空中才是它們的天堂。

為了不打攪它們,盡量少去洗手間,夜里一般不開燈……

8月初,回內江。

臨走前,悄悄地看了一眼正在棲息的鴿子。陪同母親兩周時間,人在內江心在成都——擔心鴿子還在不在,會不會一去不復返。

回家了,既煩惱,又高興。

高興鴿子還在,煩它們惹的禍:洗手間窗戶掛了羽毛,窗外到處是“地圖”,一股味道令人難受。

悄悄去看了看,鴿子覓食去了。

我抓緊時間,用水將紗窗及地面沖洗得干干凈凈,這才松了口氣。

我不知道鴿子為什么會找到這里歇腳,但是挺佩服它們的選擇:這里太陽曬不到,又可遮風擋雨??瓷先?,鴿子已將這里當成了自己的“地盤”。

晨練時,嘀咕聲讓我感覺親切;午休時,扇動翅膀聲催我入眠。

盛夏時常變天。

有天黃昏,狂風大作、雷雨交加。趕緊關好門窗,忍不住去看鴿子。不料下面居然有兩只鴿子。

一只鮮艷,一只土氣。

溜回客廳偷著樂。

好奇害死貓。好奇也害人。豐富的想象力讓我不能自已,很想早點知道它們是否會在狹窄的空間生兒育女。

矛盾的是,經常要給它們的“地盤”保潔。

事不過三,悲劇發生了。

有天下午又去打掃清潔衛生,透過紗窗看見沒鴿子,便打開探出頭去看個究竟——萬萬沒想到,那只土氣的鴿子呆在角落,歪著脖子瞪眼看我。

大眼瞪小眼,趕緊關紗窗。

情知不妙,后悔得捶胸口。

我不知道鴿子是幾時離開的,已經幾天都沒有聽到熟悉的聲音。連續幾天,我到另一棟樓頂觀望還是沒有發現它們。

耐心等待,望穿秋水。

出門幾天,忐忑不安。

回到成都,根本沒有想象中的奇跡發生:窗戶上沒有鴿子的羽毛,地面也沒有它們的“杰作”。

很失落。

(三)

小區環境好,鳥語花香。

倘佯其中,鳥兒不怕人。

只是我一直沒搞懂,小鳥、鴿子怎么會選擇在靠近人的高處落腳。

莫非更靠近天空?

我從網上、書中查閱資料,在高層水泥樓房棲息的鳥類極為罕見。

白云去悠悠,鳥兒不復返。

秋雨綿綿,常閉目養神欲聽是否有小鳥淺吟低唱;天高云淡,常極目遠眺想看是否有那對鴿子在飛翔。

不舍,仍在牽掛。

每每在樓頂觀晚霞看風景,那從頭頂掠過的鳥兒,那正準備歸宿的鴿群,都是過去不以為然、如今最美的風景線。

放松身心,天人合一。

漸漸地,就領悟到它們的存在;漸漸地,就感受到它們在身邊!

天高任鳥飛……

重陽

責任編輯:黃瑞

審核:任建剛

版權聲明:資陽網是資陽新聞傳媒中心在互聯網上授權發布《資陽日報》、資陽廣播電視臺視聽節目的唯一合法媒體,歡迎有互聯網新聞發布資質的網站轉載,但務必標明出處“資陽網”和作者姓名;資陽市范圍內網站若要轉載,必須與本網簽訂協議。如若違反,資陽網將保留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利。
轉載要求:轉載之圖片、文件,鏈接請不要盜鏈到本站,亦不能抹去我站點水印。


下載‘今日資陽’APP 了解更多新鮮資訊

網友評論

文明上網,理性發言

全部評論 0條評論
    暫無評論

請先登錄

天津快乐十分中奖查询